གནའ་གཞུང་གི་དཔྱད་རྩོམ་སྐོར། 古籍篇•古籍论文
2015年07月10日   来源:古籍整理科   

 
阿坝州藏文古籍遗存面面谈
                                                             何布甲
    藏族人民有着悠久的历史,他们靠勤劳和智慧留下了当今世界屈指可数的历史文化遗产。现存藏区的浩如烟海的文献典籍和灿烂辉煌的文物古迹,是藏族人民智慧的结晶,成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瑰宝。这些藏族古籍文物是藏民族在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文下来的,具有很高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这些文化古籍纪录、研究了本了地区、本民族的历史文化,卷帙浩繁,其数量之多,范围很广。实属罕见。其内容包罗万象、博大精深,包括政治、经济、哲学、法律、历史、宗教、军事、文学、艺术、语言文学、地理、天文历算、医药、生产技术等方面。其表现形式有文字材料、口碑资料等。在中国各民族文字古文献中,仅次于汉文文献而居第二位。藏族人民历来注重修史书、方志、档案等。历史上曾出现过无数德高望重、学士渊博、才华横溢的藏传佛教各教派的智者,他们留下了许许多多学术价值和收藏价值的文献,这些文献资料,反映了藏族历史文化发生、发展的轨迹,构成了传统藏学的巨大宝库。


   藏族文化给中华民族文化宝库增加了财富,进而丰富了世界文化。可以说,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构成中国佛教的全部文化遗产。藏族文物遗存反映藏民族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发展史,具有浓郁的藏民族的特色。它们从不同侧面记录了藏民族在古、近、现代的社会发展、社会生产和社会生活的状况,涉及社会生活和文化领域,既反映经济活动和社会关系,又反映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是研究藏民族历史和开发民族文化的宝贵资料。
   阿坝州地处川西北安多和康巴交辖处,为全国最大的嘉绒藏族集聚区,藏族历史上的众多杰出人物都诞生在这里,他们博大的胸怀和聪明才智创造出了瑰丽多彩的民族文化和藏区历史上的众多第一。历史上曾涌现出神通广大、博学多才、超非凡想象力的佛学家、翻译家、旅游家。俗称“东方智慧明灯”的毗卢遮那;留下辉煌伟业的苯教大师良美·喜饶江参、宁玛塞多班乾·释迦曲登、格鲁格德罗桑陈列、觉囊邦达喇嘛·吐登格烈郎杰;有学识渊博、云游四方的擦柯·阿旺扎巴筹建的诸多名寺;有逼岸复兴的“世界惟一,中国第一”的觉囊派传承;有国内规模最大、独树一帜的苯教道场等等。这些先哲圣贤云游四海,虚心访教,广泛采颉,著书立说,为形成阿坝地区以藏传佛教思想为主的本土文化传统和弘扬佛法留下了万古流芳的藏文古籍遗存,他们的功德在浩如烟海的藏文典籍中有详尽地记述。据统计,阿坝州有格鲁、宁玛、觉囊、苯波、噶举、萨迦等藏传佛教教派,藏文典籍在寺院收藏和民间流传达二十余万函(册),内容广涉佛学伦理、政治经济、历史地理、天文历算、语言文字、传记世袭、藏医藏药、风俗民情、文学理论、绘画艺术及口碑文献,这些宝贵的古籍文献集中展示了我州藏文化的丰富内涵和藏民族同其他兄弟民族一道建设祖国的光辉历史,开发和挖掘这些优秀的藏文文化资源为文化旅游提供了全新的珍贵典籍。对抨击反华势力散布的“藏族文化毁灭论”和反分裂斗争有着特殊的现实意义。从专业的角度讲,这些古籍,尤其是善本、秘籍、孤本、文献是数百年前的真迹,未经后人揣测和篆改,史实确凿,可弥补现有民族史料的不足,拓宽学科领域,学术上许多不太清楚的重大问题从中可以得到澄清,它揭示了传统文化的民族性和独特的内在机制。

   鉴于我州藏文古籍文物遗存的内容和收藏情况及民族古籍文献的分类法和重要遗存“只记其所有,不记明藏处”的原则,以下从藏文古籍金银汁、手抄本、木刻版、石刻版、汉文史料、唐卡、嘛呢堆、佛塔等方面作介绍:
   一、藏文古籍金银汁
   藏文古籍版本很特别,受古印度贝叶经装帧形式的影响,其表现在多以长条梵夹装流传,装帧形式别具特色,书籍版本装式各异、长短宽窄不同、书写格式多样、字体墨色厚重、墨框规格简练别致、特殊标志蔬密有致、线条舒展、边栏行格整齐等等。印刷规格大致分三种:即藏族常用丈量单位的“一卡”(一肘版),即指大指母与二指间伸展的距离,约有40-50cm;箭身之长的“达擦玛”(箭杆版)即中指顶尖与手腕间距离,约有60-70cm,以上两种古籍的版本和书写广为流传,“纳同”版(短小版),约25-30cm,此种书籍便于携带,常用于诵经和教学,也有小至长20-30cm,宽10cm 左右的袖珍版。另外还有每本重约50公斤的典籍,珍藏于后藏萨迦寺的"铁环经卷",属典籍中的一大奇观,因为经书太大太重,需在书卷铁环上扣紧绳索,由8个人合力才能将之搬运或抬起。我州与其他藏区相同,把藏传佛教的重要典籍用金粉、银粉、珍珠、松耳石、玛瑙、海螺粉、天然矿物等经精心加工纸张而进行书写,常用的纸张分“达雪”(西藏达波地区的一种造纸)、“藏雪”(后藏地区的一种造纸)、“聂雪”(西藏聂塘地区的一种造纸)、“安雪”(安多地区的一种造纸)、“康雪”(康巴地区的一种造纸)等近十种类型的纸张,纸张的材质取于草木、羊毛、五谷、藏红花、颤树等等,俗称“藏纸”,这种纸张有防腐、防蛀、经久耐用等特性,藏区广泛采用。其书写体有:金汁、银汁、金银混体、海螺粉等书写版本,页面大致在长80-90cm,宽20-30cm,四周单边、双线不同,其内页版画用不同矿物颜料绘制,色彩鲜明,布局合理,字体凹凸而轮廓清晰,书写字体华丽而庄重,笔迹妙深而精湛。每页为四至六行,每行20至30个藏文字数不等,多至1000页,少至100页,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如藏文大藏经《甘朱尔》和《丹朱尔》、《嘎让经》(善缘经)、《般若八千颂》、《般若经》、《多康乾》、《时轮传承》、《解脱经》、《陀罗尼经》等等,这些用金银汁书写的各典籍少量珍藏在了阿坝地区的各个藏传佛教寺庙里,众多的金银汁却流传于民间,作为藏民族家中之宝予以供奉和珍藏。比如,一个人书写一部德格版的《甘珠尔》103函,每本按藏文梵夹装式计算,平均每函为410×2×103=84460页(一叶等于二页),需要25年之久,而《甘珠尔》213函就需要50多年。据了解,在我州某寺有一套用海螺粉书写的十二函《般若经》经文,属世上稀有,据不完全统计,在我州流传的金银汁藏文书写典籍近千册,下面侧重介绍常见的几种书写体金银汁:
   佛教传入藏区后,翻译了大量的佛教经典。14世纪初,在那塘寺由吉登柔毕热迟(世间智慧之箭)根据萨迦寺八思巴所编撰整理的手抄典籍,称为纳塘版大藏经。14世纪后半叶,察巴噶举·更噶多吉编订了《甘珠尔》,夏鲁寺的布顿仁乾周编订了《丹珠尔》。藏文大藏经前后曾刻印多次,均按以上两种为蓝本。大藏经分《甘珠尔》和《丹珠尔》。《甘珠尔》也称《佛说部》,是译成藏文的佛说三藏四续经典汇编而成的一部佛学百科全书,全书共分一百零三函或一百零八函,是梵文译成藏文的释迦牟尼佛祖亲自宣讲的经典,意思是经的译文。《丹珠尔》也称《释说部》,是梵文译成藏文的佛弟子解释佛说及诸多学者僧徒自撰的论著部分,意思是论的译文,《丹珠尔》就德格版有二百一十三函。藏文《大藏经》的版本很多,有永乐版(明永乐九年1411年)、万历版(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明崇祯到清初的理塘版、康熙版、纳塘版、德格版、拉萨版、卓尼版、北京版、不丹版等十余种版本,各版本的部数也不一样,据藏文大藏经德格版统计,大藏经收录佛教书籍4569种(甘珠尔3722种)。其内容除包括经律论外,有医学、文法、诗歌、因明、天文历算、工艺美术、 声明、韵律、书法等。从藏文《大藏经》版本和部数之多,足见其在藏区传播的广泛和影响的深远。我州的许多大小寺庙里有或多或少的收藏,少至一套、多至十几套的大藏经,因历史、寺庙忌讳等原因,州内现未发现比较完整的金银汁《甘珠尔》和《丹珠尔》全套,如某寺现珍藏有三百年前的六十四函用金银汁混体书写的《甘珠尔》,系明成化二十二年(1486年)由该寺憎人书写,州内其他寺也有年代不同、零散不齐的珍藏。《贤劫经》俗称《嘎让经》,记载了佛教史上千佛的名称及其父母、妻子的贵称,阐述了在每个如来藏前如何皈依发菩提心,以

相关热词搜索:古籍 论文

上一篇:གནའ་གཞུང་གི་གཞུང་ཡིག་སྐོར། 古籍篇•古籍文件
下一篇:勇担重任,切实发挥民族古籍整理的积极作用

分享到: